安藤忠雄早期作品 京都TIMESビル

据说大阪人跟京都人互不欣赏。京阪两地毗邻,但相互抗拒。大阪人觉得京都人高傲做作,礼貌婉转都是虚伪的门面功夫;京都人嫌弃大阪人粗俗失礼,直率敢言都是修为的明显缺失。

安藤忠雄是大阪人,他的作品遍布关西地区,但位于京都的明显不多,特别耐人寻味。但我第一次亲莅其境的安藤作品,偏偏是他出道初期在京都的首发——位于高濑川旁的Time’s商场。

比起安藤的其他作品,Time’s所在位置也实在亲民得太犯规。搭乘京都地铁东西线在T11三条京阪站下车,出站后经过三条大桥,Time’s户外的弧形广场迎着高濑川悠悠展开。

它特别不起眼,我走过了头还得折返,周边熙来攘往的下班人潮完全不把它当大师的作品看待。站在高濑川的桥上,依河而建的画面诗意得不太真实。

其实日本很多地方的画面都美得很不真实。

还是早秋,河边枝叶开始转红,傍晚风凉带微雨,这种刺骨的寒对赤道体质属于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我因为终于要实现了自己长年的一个愿望,心情有点激动,心思不在天气上。

清水混凝土、迷宫似甬道,还有务必要穿过封闭空间才能迎来的开阔视野……这些画面在书里纸上我都太熟悉了,唯有身历其境才能完整我对它的记挂和想象。

但迟暮的Time’s显然不是安藤的最佳代言。除了岸边的咖啡座,商场内只有三两商铺在安静营业,大部分空间都空置了应该不短时间。四下杏无人烟。

跟安藤精炼纯熟的后期作品相比,Time’s未免青涩得动人,张力有限。我在的迂回的窄长廊里独自行走,清水混凝土的灰白墙面有点岁月的斑驳但依然光滑如丝,像极了日本长者再年迈依然对体态的一丝不苟。

真不显老态。只是毕竟走过了全盛时代,历练和风霜倒勾勒出它与别不同的内敛身影,风韵犹存。(图文JY)


Time’s
京都市中京区木屋町三条南西角TIMESビル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