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泛滥的年代 他们用绿植配咖啡拯救审美疲劳

对咖啡馆严重审美疲劳的我来说,槟城岛上的Lunabarcoffee很是疗愈。

首先它不处于咖啡馆云集的核心地段,而选择静静藏身槟岛住宅区一间双层民宅。穿过白色矮铁栅,绿意丛生的小花园右侧用石块铺出走道迎向落地玻璃入口,既像手冲咖啡壶又像沙漏的招牌干净利落,就在门边显眼处。

推门而入,槟城独有的福建话、淡淡咖啡和蛋糕的香气充溢着采光刚好的空间。席间仿佛都是熟客,唯一旅客是我。

空间显然有限,座位不多,但依然留了最好的位置给植物和树——在窗户边、在吊灯下、吧台旁、咖啡桌上……室内在灯光的柔和照明下形成错落有致的树荫,加上温度恰好的空调,适意轻浅有度。

店主之一伟铭年轻又腼腆,他指了指在吧台后忙碌的女生,说咖啡馆主力是女友,自己只负责园艺。这当然只是自谦。室内空间借着绿茵划出虚实得当的留白、张弛有道的动线,绝不止园艺这么简单。我惊叹于他主修平面设计,却在不相关的领域如鱼得水,他笑说“其实死了很多植物”,怪不好意思的样子。

    中庭走道小小架子用心摆放着寄卖的独立杂志和音乐专辑。除了几个座位,角落特别用玻璃墙隔出空间用做咖啡豆烘培室,利用天井的自然采光和透风打造良好烘培环境,别具用心。

    

我们一直坐到咖啡馆闭店。伟铭送我们到铁栅门外,沿着花园路径兴致未泯不绝给我们分享那些他收藏的罕见绿植品种和它们各不一样的向阳特性。走出Lunabarcoffee,挥别伟铭和他背后那一圈绿意,仿佛铁栅内外,各有天地。
(图文JY)

Lunabarcoffee Lunabarcoffee
10D, Jalan Clove Hall
10050 George Town
Penang
1-7pm (周三休)

Facebook Comments